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车祸】【作者:遭瘟的猴子】
【车祸】【作者:遭瘟的猴子】
字数:8413

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您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

  周末早上,我打着哈欠懒洋洋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这时厨房里正传出一阵滋滋的响声,一股诱人的香气钻进我的鼻子里,我立刻就来了精神!

  「哇,妈你在做什么?怎么这么香?」

  「是油煎阴排,喜不喜欢?」妈妈回答道。

  「当然喜欢,我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

  「那就快点去洗漱吧,没刷牙可是不许上餐桌的哦。」

  我又贫嘴道:「嘿嘿,当然了,只要有肉吃,别说是刷牙,就是抢银行我也干。」

  「哼,看你敢。你要是抢银行妈妈就亲手把你抓起来。」

  「哈哈,好啊,到时候我这个劫匪就把你这个警花先奸后杀然后吃掉。」
  妈妈以前是个女警,因为法律规定单亲妈妈在儿子成年之后就要成为儿子的私人奴隶,所以现在她只是我的一件私人物品。

  只不过我对于一般称呼奴隶的方式不太习惯,所以还是叫她妈妈。

  我和妈妈耍了两句贫嘴就赶忙跑去洗漱,馋虫作怪,我只是匆匆忙忙地洗了洗就跑回来坐在了餐桌旁。

  正巧妈妈也正端着早餐从厨房出来,一件粉红色的围裙遮挡着裸露的身体,乳房的嫩肉却从围裙的花边下挤了出来,看上去格外诱人。

  从前在警局上班的时候妈妈就是远近闻名的警花,后来成了我的专属奴隶之后又留起了长发在发梢烫了几圈波浪,比起从前英姿飒爽的形象更添了熟女的韵味。

  常年坚持锻炼让妈妈的体型保持得非常匀称,尤其是那一双美腿修长而又圆润,如果烤熟了一定香得不得了。

  其实妈妈也不止一次问过我什么时候宰杀她,我虽然很想尝尝她的美肉却总觉得有些不舍,所以一直也没有动手。

  妈妈见我色迷迷地看着她佯嗔着将手中的盘子重重地放到我的面前说道:「再看菜都凉了,快吃吧!」

  我这才把目光从妈妈的身体移到了早餐上。

  要说妈妈的手艺绝对不是吹的,一块鲜嫩的阴排用油煎得金灿灿的冒着热气,上面撒着些调味的葱花和酱汁,真是色香味俱全。

  我眯着眼睛用鼻子绕着阴排闻了一圈一脸陶醉地说道:「老妈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这块阴排就算是放凉了也比酒店里那些大厨做的还要可口。不过啊,早餐的牛奶怎么还没上呢?」

  说着我故意抬起眼皮盯着妈妈隆起的胸脯,妈妈脸一红嗔怪着说道:「不害臊,这么大了还要喝奶。」

  虽然这么说着,但妈妈还是拿起了桌上的空杯子。

  她解开挂在脖子上的围裙系带,两只白嫩的乳房一下跃进了我的视线。
  妈妈的乳房虽然称不上是巨乳,但是看起来十分圆润饱满,像两只水蜜桃一样。

  两颗乳头也是昂然挺立,连乳晕也还保持着少女般的粉红色。

  在我火热目光的注视下,妈妈一手拿起杯子,一手握住自己的嫩乳将乳头对准杯口轻轻地挤压。

  她像挤牛奶一样用手掌和三根手指揉搓着柔软的乳肉,拇指和食指捏住乳晕一挤,只听哧的一声,一股纯白的乳汁射进了杯子,妈妈也忍不住「哦」的一声叫了出来。

  妈妈一边挤奶一边也兴奋了起来,她双眼迷离玉手颤抖,娇艳的红唇不断发出诱人的吐息。

  我看到有一滴乳汁从妈妈的指间漏出顺着她乳房的曲线流淌了下来,当即一探身用舌头接住那滴乳汁有将她乳房上那道白色的奶迹舔了个干净,妈妈感受到我舌头的舔弄一哆嗦差点把杯子里的奶水都洒出来。

  我掀开妈妈的围裙,只见她茂盛的黑森林中,两片木耳上正挂着一滴豆子大的甘露摇摇欲坠。

  我几乎每天早上都要喝妈妈的母乳,这样的挤奶把戏已经玩了不知多少遍,但每次妈妈都会显得很兴奋。

  我看着妈妈发情的样子嘿嘿一笑说道:「妈,你爽得骚水都要流出来了。」
  说着从盘子里切下一块阴排抹下妈妈木耳上的淫水,然后将那块阴排放进嘴里细细地品尝,那鲜嫩的美肉上沾了妈妈的味道吃起来就好像是在吃妈妈的阴排一般。

  不一会,妈妈已经挤满了一杯奶水放在桌上然后喘息着说道:「你这个小坏蛋,就知道作弄妈妈。」

  我这才坐回到座位上一边品尝着鲜嫩的阴排一边喝着甘甜的母乳。

  这时候妈妈却只是站在原地看着我,要知道平时我们都是坐在同一张餐桌上吃饭的,看着妈妈的举动我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妈,你怎么不吃呢?」

  妈妈这才叹了口气说道:「唉,家里的肉已经只剩下这块阴排了。」

  经妈妈这么一说我才想起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去市场买肉了,于是拍了拍脑门说道:「哎呀,都怪我没记性。吃完饭咱们一起去奴隶市场看看吧,这次直接买一只肉畜回来屠宰。」

  妈妈点了点头说道:「好啊,要开车去吗?」

  「当然了。」

  我一边抓紧狼吞虎咽一边说道:「妈你先去准备一下吧,我吃完咱们就走。」
  「好的。」妈妈答应一声解下了围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等我吃完了早餐换好了衣服,妈妈也已经在门廊里等我了。

  她呈狗爬形跪在地上,腰间束着一条皮带,皮带后面连着一辆带着座椅的四轮小车。

  妈妈的腿上套上了一双黑丝,双膝跪在小车前缘的凹槽里,两只小腿翘起,一双美足就搭在座椅上供人随意把玩。

  妈妈的双手都套在马蹄形的拳套里,这样跑起来的时候就不会伤到妈妈的玉手了。

  这种畜力车是最近才开始流行起来的东西,不但在民间大受好评,而且由于出行环保又能缓解交通拥堵更是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

  不但开辟了畜力车的专行线,而且还制定了相关的交通法律。

  我走上两步掰开妈妈肥厚的臀瓣露出了她那淡褐色的菊蕾,妈妈似乎还是有些紧张,菊花微微向里一缩说道:「儿子,你,你轻一点。」

  我微微一笑说道:「别这么紧张嘛,又不是第一次了。」

  说着我从后备箱里拿出了一只方向盘,那方向盘的杆雕刻成了一只假阳具的形状,上面还刻着螺旋的纹路。

  我用手指分开妈妈的菊花,将那只假阳具塞进妈妈的后庭旋了两圈,方向盘就稳稳地插进了妈妈的直肠里。

  这种方向盘是专门为畜力车设计的,车主转动方向盘的时候肉畜就可以通过方向盘在直肠里转动的方向得知主人的意图。

  虽然畜力车是可以「自动驾驶」的,但是更多的车主还是喜欢用方向盘来操作。

  妈妈乳头上还夹着两只金铃,那是我从专门的车饰店买来的,跑起来叮铃铃作响既能提醒行人也能愉悦车主的心情。

  还差最后的一件「动力装置」我的畜力车就组装完成了,那是一支可调节强度的振动棒,塞进肉畜的阴穴里可以通过震动的强弱来控制畜力车行进的速度,作用相当于排挡杆。

  这个设计也有一个弊端,就是当震动棒的震动强度太大的时候有可能会从肉畜湿滑的嫩穴里掉下来,所以有的车主会用皮带将它固定在肉畜的小穴里。
  不过我就完全不用担心了,妈妈阴道还像处女一样紧窄,无论震动多么强烈妈妈都能夹得住。

  我将振动棒插进妈妈的阴穴然后坐上座椅,畜力车就前进了起来。

  女警出身的妈妈体格本就比一般的肉畜健壮,畜力车跑起来也格外的轻快。
  我将震动棒的功率调大,畜力车行进的速度也变得快了起来。

  妈妈一对前蹄踩在马路上踏踏作响,两只肥嫩的奶子来回晃动,金铃也是叮铃铃地响个不停。

  我坐在座椅上,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把玩着妈妈的丝袜嫩脚,真是好不畅快。
  这时候路上的畜力车也渐渐多了起来,而妈妈就像是鸡群中的仙鹤一样引人注目,车主们不断投来羡慕的目光。

  「哇,你们看那只肉畜,真漂亮。不但跑得快,跑起来的姿势也好看。」
  「是啊,看她的排挡杆都不用固定,小穴一定也是紧得不行啊。」

  「这样极品的肉畜拿到车展上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这些称赞的声音更加激发了我的虚荣心,我将振动棒的功率调到最大,妈妈就用两条前腿拉着我在马路上飞奔了起来。

  震动棒不断发出嗡嗡的蜂鸣,尾端在妈妈的阴穴外面晃个不停。

  妈妈的淫水都被震动棒溅飞了出来,几乎要把妈妈的丝袜都打湿了。

  妈妈也显得格外地兴奋,一边奔跑一边发出哦哦的呻吟。

  正在我得意的时候,另一辆畜力车突然从前方的街口转了过来,妈妈来不及躲避,一下就跟对面的肉畜撞在了一起。

  幸亏畜力车的速度到底没有汽车快,两只肉畜都是抱着头哎呦哎呦叫个不停但是看起来并没有受伤。

  我站起来正要斥责对方乱转弯,却认出来对方的车主原来是我的好朋友阿坤,这时候阿坤也认出是我,连忙过来说道:「哎呀,阿平啊,真是对不起。这小妮子今天第一次上路,一下没控制住。真是的,没把你的车撞坏吧。」

  「嗨,没事没事,咱俩还客气什么。」说着我看了看他的畜力车,只见拉车的是个年轻的少女,模样甜美身材纤细苗条,一头乌黑的秀发在脑后扎着一条马尾,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

  少女的胸部还只是像小碗一样隆起了两个肉包,阴阜更是光洁如玉连一根毛发都没有。

  她揉着有些发红的额头,眼角还挂着一滴晶莹的泪珠,看起来更是娇俏可人。
  「哎?阿坤,这不是你的妹妹小莲吗?」

  「是啊是啊,今天是她十八岁生日,终于可以开上街了,没想到第一次出来就闯祸。」阿坤答道。

  「哇,这不是王阿姨吗?好久没见真是越来越有韵味了啊。」

  「嘿嘿,那当然了,我妈现在已经是我的专属奴隶了。」

  「哈,你小子真是好福气啊。」

  正在我们两个攀谈的时候一个交警走了过来。

  「两位先生,请你们出示驾照和畜力车资格证。」

  「啊,交警先生,不用麻烦了,我们两个是朋友。」阿坤说道。

  「不行,这样的事故我们必须秉公办理,请你们出示驾照和畜力车资格证。」交警义正言辞地说道,我们两个没办法只好把证件交出来任凭对方处置了。
  「唔,私人奴隶张小莲,十八岁,还是第一次上路啊,难怪。」

  交警说着又看了看妈妈的畜力车资格证。

  「私人奴隶王琴,三十八岁。哎?王姐,原来是你啊,我都没认出来。」说着他伸手撩起妈妈的长发又仔细看了看她的脸。

  「啊,小陈,原来是你啊。你现在做交警了啊。」

  「是啊,王姐你离开警局不久我就改当交警了。哈哈,看来给儿子当私人奴隶的生活很不错啊,王姐你可是比以前还要白嫩了。」原来这个交警小陈是妈妈以前在警局工作时的下属,从前很受妈妈的照顾。

  「陈哥,原来是妈妈的朋友啊,哈哈。你看这件事能不能通融一下。」我见是妈妈的熟人赶忙说道。

  「唉,这个真的不行啊。」小陈面露难色。

  「刚才虽然是张小莲违规转弯,但是王姐也属于超速行驶。事故已经被摄影头拍下来了,我就算想通融也没有这个权力啊。」

  说着他有低头对妈妈说道:「而且王姐以前一直是以秉公执法著称的,您也不希望我徇私枉法吧?」

  妈妈倒是显得很从容,她微微一笑说道:「嗯,小陈你秉公处理吧,徇私枉法毕竟不好。既然我们犯了错就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小陈点了点头说道:「真不愧是王姐,这么明事理。刚才你和张小莲的行为都属于是危险行驶,是可能危害到主人安全的行为。按照畜力车交通管理法的规定,你们两个都要被当众处刑,首级示众三天。」

  因为畜力车是有思维能力的交通工具,在可能危及主人安全的情况下应该尽力规避,所以当畜力车发生事故的时候车主不会受到处罚而是会直接处罚肉畜。
  「呜呜呜,没想到会闯这么大祸,呜呜呜……」小莲听到交警的判决忍不住抽抽搭搭哭了起来。

  妈妈倒是欣慰地一笑说道:「嗯,判得很公平,小陈比以前能干多了啊。」
  对于交警小陈的判决我和阿坤也没有异议,于是带着两只肉畜跟小陈来到了街边随处可见的处刑区。

  处刑区里摆满了各种刑具,小陈大方地说道:「好了,两位先生,请选择喜欢的方式来处决你们的肉畜吧,我会做好记录的。」

  阿坤一边翻检着各种刑具一边问道:「小莲,你还是自己选吧,看看喜欢哪个?」

  小莲还是有些抽抽搭搭地说道:「哥,能不能饶了我,我还不想被处决啊。」
  阿坤宠溺地摸着她的头顶说道:「不行啊小莲,我也没办法。既然你这么害怕那就选个痛苦小一些的吧,斩首怎么样?」

  说着拿起一把大刀比划了一下说道:「等我把你操上高潮的时候,就请这位交警先生一刀把你的人头剁下来。好不好?」

  小莲这才点了点头。

  我看了看妈妈问道:「妈,你想要什么处刑方法?」

  妈妈看了看那些绞索砍刀斧头之类的东西摇了摇头说道:「我也没想好啊,其实我觉得这些方法有点太普通了,我想试试有没有新鲜一点的东西。」

  小陈听到妈妈的话拿起一只完全的针管说道:「王姐,你看这只放血针怎么样?」

  「放血针?」我好奇地接过那只针管看了看。

  只见那是一只不锈钢针管,长度大概有成年人手指那么长,像一般吸管一半那么粗,中间呈90度弯曲,管身上还有一枝固定用的横杠。

  小陈继续介绍道:「这款放血针最近很受好评的,刺进肉畜的颈动脉打开塞子就可以放血了。

  这个针致死时间一般在30分钟左右,在这段时间主人可以尽情玩弄肉畜,看着肉畜的生命逐渐流逝。

  由于大脑缺血肉畜可以体验到类似绞刑的快感,但是又不会有绞刑的痛苦。而且在肉畜活着的时候把血放干净,之后处理的时候也会方便一些。」

  妈妈看着一本正经介绍的小陈不禁抿嘴笑道:「呵呵呵,小陈你什么时候这么会说了,都可以去当推销员了。」

  「哈哈,这样的交通事故每周都要碰到个三五起,我的台词都已经背熟了。」小陈也笑道。

  「好吧,那我就选这个放血针了。」

  「好的,那就请两位车主在处决同意书上签字吧。」

  就这样我和阿坤分别在处决同意书上签了字,两台豪车就算是正式「报废」了。

  小陈这时又搬出两台摄影机对准我们说道:「好了,你们可以开始了。处决的录影我们要存档,需要影片拷贝的话要缴纳30元手续费。」

  阿坤撇了撇嘴说道:「还要手续费吗,真是麻烦。」

  我嘿嘿一笑说道:「嘿嘿,就当是花30元租一台摄影机了吧。」

  小陈按下了摄影机的开关,我和阿坤分别牵着肉畜走上了处刑台。

  所谓处刑台其实就是一块巨型砧板一样的木板,正好供一只肉畜躺在上面,妈妈白嫩的身体躺在上面就像砧板上一块奶油一样。

  我用拇指在妈妈嫩滑的脖子找到她那搏动的血管轻轻将针头刺了进去,妈妈痛得不禁一皱眉。

  「妈,很疼吗?」

  「没事,刺进去就不痛了。」

  我坏坏地一笑说道:「是吗?是不是和破处一样?刺进去的时候很痛,但是进去就爽了。」

  妈妈俏脸一红偏过头去嗔怪道:「坏儿子,真是坏死了。」

  「嘿嘿,事不宜迟,我现在也要刺进来了。」说着我握住坚硬的肉棒一下刺进了妈妈紧窄的小穴同时拔掉了放血针的塞子,妈妈身子一挺发出哦的一声,一股鲜红的血液像箭一样从放血针中喷了出来。

  这时候一旁的阿坤更是早已经大干特干了,他让小莲脸朝下趴在案板上,双手抓住她两只脚踝将她下半身从案板上抬起来狠狠操弄着她少女的嫩穴。

  小莲柔软的腰肢被他弯向后背形成一个圆弧,如果不是她学过舞蹈恐怕腰都要被折断了。

  阿坤一边操弄着妹妹的小穴一边抓住她一双白嫩的少女裸足在面前来回晃动,一会舔舔这个一会啃啃那个,小莲洁白的躯体被他弄得一阵阵地颤抖,嘴里更是咿咿呀呀浪叫个不停。

  看着小莲那欲仙欲死的样子我也故意加大力度操弄着妈妈,每一下都重重地撞在妈妈的子宫口上。

  在我的强力攻势下,妈妈的叫声也开始放浪了起来!

  「哦,哦,坏儿子,你真坏,哦,妈妈要被你干死了,哦,妈妈的子宫都要被你捅穿了。」

  我一边操弄一边问道:「妈,感觉爽不爽?是不是比平常操得更爽?」
  妈妈摇晃着脑袋说道:「是啊,儿子,你干得妈妈好爽,哦,我感觉头有点晕,啊,啊,好儿子,再用力一点,妈妈的魂都要被你操飞了。」

  妈妈的淫声浪语更加刺激了我的欲望,我俯下身子一口含住妈妈的乳头开始吮吸了起来。

  但是似乎由于大脑有些缺血,对于我的吮吸妈妈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我索性用牙齿咬住妈妈的乳头狠狠地碾弄,娇嫩的乳头像是一颗软糖一样在我的唇齿间滚动!

  甘甜的乳汁更是不断流进我的嘴里,妈妈也终于忍不住浪叫道:「啊,啊,儿子,妈妈的奶子要被你咬掉了,哦,好儿子,干死妈妈吧,把妈妈吃掉吧。」
  看着妈妈淫浪的模样我灵机一动一口含住了妈妈脖子上那正在流血的针管,然后猛力一吸将一大口鲜血吸进了嘴里。

  这一下妈妈被我吸得像是触电了一样嗷嗷乱叫了起来,白嫩的身体猛地一阵挺动,紧窄的小穴更是一阵剧烈地收缩,爽得我差点忍不住要射出来了。

  妈妈被我吸了这一大口血眼睛一阵翻白大张着小嘴喘息着,不过所幸还有另一边的血管供血,不一会又恢复了神志。

  她一双眼睛像是含着雾气一样迷离地看着我说道:「哦,儿子,你好狠啊,妈妈,妈妈差点被你吸死。」

  「是吗?」我一边反问一边更加卖力地抽插,让妈妈的嫩穴发出一阵咕叽咕叽的水声!

  「你下面这张嘴可不是这么说的,她说儿子吸得她好爽啊。」妈妈羞得闭上眼睛不敢看我,只不过由于缺血她的脸蛋已经看不出泛红了。

  这场母子相奸兄妹乱伦的大戏一直上演了半个小时,小莲终于率先支持不住了。

  她一双白嫩的小脚丫在阿坤手里颤抖个不停,十根晶莹剔透的脚趾一下下地伸缩,两条玉腿也是一阵阵地痉挛。

  在这样高难度的姿势下,小莲的双眼都被阿坤操得有些翻白了,她小嘴张开,流出的口水在案板上流了一大片。

  「哦,哦,哥,哥哥,我要不行了,啊,好爽,好舒服,哥哥,小莲要去了,要去了,哦,哦,唔——」小莲突然发出一声悠长的鸣叫雪白的娇躯触电般的颤栗着。

  一旁的交警小陈看准了机会挥刀斩向小莲的脖子,只听卡嚓一声,小莲那美丽的人头就滚落到了一边,无头的身体一阵挣扎差点从案板上掉下去。

  阿坤则是死死地抓住妹妹的一双嫩脚,狠狠地操弄了几下之后终于将精液射进了小莲的嫩穴。

  我这边妈妈显然也已经到达了生命的极限,放血针里的血流明显已经非常虚弱。

  我能感觉到妈妈的身体已经有些变凉,皮肤也因为缺血而白得更加晶莹剔透。
  我狠狠撞击了两下妈妈的子宫叫道:「妈,妈,你还活着吗?能听到吗?」
  「嗯。」

  妈妈像一个睡美人一样睁开眼睛慵懒地答道:「好儿子,妈妈感觉身体好轻,好舒服啊。妈妈好像要飞起来了,要成仙了。」

  看着妈妈神志不清的样子,我索性学着阿坤的样子抓住妈妈的一双丝袜脚将她的身子倒提了起来操弄。

  这一下妈妈下身的血液也被控进了她的脑袋,妈妈双眼明显变得有神了,但是放血针的血流也加快了。

  我知道要想让妈妈在清醒的状态下获得高潮只有趁现在了,我一边狠狠操弄着妈妈的阴道一边将妈妈一只丝袜嫩脚塞进了嘴里,然后在妈妈那肥厚的脚掌上狠狠地一咬。

  在这强烈的刺激下,妈妈张大了嘴巴发出一声「嗷——」的浪叫,白嫩的身子猛烈地痉挛,湿润的阴道死死地吮吸着儿子的肉棒。

  在她子宫收缩着喷出浓烈的阴精的同时,脖子上的放血针里也是哧哧两声喷出了两大股血液。

  在妈妈阴道的吮吸下,我也感到眼前一花将一大股精液喷进了妈妈的子宫,这一下足足射了有半分钟左右我才一边剧烈地喘息着一边将妈妈已经失去了生命的肉体放了下来。

  交警小陈倒是十分敬业,他过来拔掉妈妈脖子上的放血针,然后将她的人头也割了下来。

  他一把将妈妈和小莲的人头放到一边用来示众的展示台上一边自言自语地说道:「唉,王姐的头真是漂亮,要不是怕被投诉滥用职权我都像在这小嘴里射一发了。唉,在这里示众三天真不知会被射成什么样。」

  这时阿坤将妹妹小莲无头的身体扛在肩上问道:「陈警官,那人头示众之后要怎么处理。」

  小陈答道:「三天后你们可以到这里来认领,如果没有人认领的话那就随机处置了,可能被拿去做成狗粮,也可能粉碎了做成肥料。如果来认领的话最好带个塑料袋,因为,嘿嘿嘿,你懂的……」

  「哦,谢谢提醒,陈警官,那我先走了。」阿坤又向我打招呼道。

  「阿平,我先回家去了,有空再找你玩啊。」说完这小子扛着小莲无头的身子就跑了,看来是已经忍不住要尝尝妹妹的嫩肉了。

  这时我也将妈妈的身体抱了起来准备回家,本来是想要去奴隶市场买只肉畜的,现在看来是不用了。

  中午时分,餐桌上摆着一只冰糖蜜乳,一块烧烤臀肉,还有一盆丝袜嫩蹄汤。
  我一边把玩着妈妈的另一只丝袜脚一边夹起妈妈的嫩乳咬了一口,那醇厚的奶香混合着冰糖的甜味真是回味无穷。

  正在我陶醉的时候,电视里的女播音员播起了午间新闻:「今天上午,在本市秀女大路和肉奴街交口发生了一起畜力车相撞事故,违规肉畜已经被依法处决,首级示众三天。请各位车主出行时注意行车安全。」

  我看着电视画面里,妈妈的人头已经被精液沾得亮晶晶的,和小莲的人头摆在一起简直像冰糖葫芦一样。

  看着那些行人用妈妈的人头泄欲,我不禁又兴奋了起来。

  我狼吞虎咽地吃完了午饭,决定去示众地点看看。

  不过现在家里没有车了,也许我应该再买一辆。

  「出租车!」我走出家门叫了一声。

  在一阵踢踏声中,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拉着一辆畜力车跑了过来。

  「先生要坐车吗?哎?阿平,是你啊。」那少妇瞪着一双大眼睛吃惊地看着我,我这才发现原来是我高中时的班主任于老师。

  「于老师,你怎么在干出租车啊?」我惊奇地问道。

  于老师有些害羞地答道:「哦,周末嘛,老师出来做点兼职而已。」

  「嘿嘿,是吗?那我可是要多多光顾了。」说着我坐上了于老师身后的座椅打开了她胯下的震动棒,于老师嗯的呻吟了一声就跑了起来。

  看着她那白嫩嫩的身子,我不禁有些心猿意马,嘿嘿嘿,要不要再人为制造一起车祸呢?

  这么想着,我抓起老师的一对丝袜脚夹住我的肉棒上下套弄了起来。

                (完)

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您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